氵其氵其

每天在睡觉前都会祈祷自己最最想要的东西,我真的真的很想要,所以一定要争取

不想死,但也不想毫无意义的活着

吸上瘾了,大家都很棒,纪录片也超级赞

希望你们一直好下去!

今天吃了难吃的螺蛳粉,看见了一个白化小男孩,真漂亮,可惜却戴着鸭舌帽,压的很低,他走路都要把头抬得很高,跌跌撞撞,我希望他能摘掉帽子,因为他很美,今天是阴天,紫外线并不强。

最近,似乎找到点感觉了,小开心

昨天在淘宝搜安眠药半天也没搜到处方,我又不敢跳楼,唉,真怂

我躺在简陋的手术台上,回想了自己贫乏无趣的人生。 "有什么要交代的吗?这是最后的机会了,麻醉生效后,你再也不会醒过来了。”医生坐在一边准备手术工具,我努力的思考遗言,平和的回答,"没有。"镊子和手术刀盘相互碰撞的响声突然静止,他停下了手上的工作,注意力转移到这边,我的余光捕捉到他的讶异"哦,那拜托您一定要保持器官的完整性,不然卖不到好价钱"我转头看着手术台旁的功能箱,又看了一眼他,"最后得到的钱按照合同上说好的来分,不要私吞哦"我突然意识到这个回答显得很蠢。随后,他继续整理手术工具,"我要是真的中饱私囊,你也没机会知道了"医生用着自以为幽默风趣的腔调回应我,我盯着天花板,"我就要死了,也没什么别的要求,还请您好人做到底。"他什么也没说,我只听到注射器抽取药剂的声音,那么细微的声音,大概只有濒临死亡才能听到吧。其他人也陆续进来了,他示意他们做好最后的准备工作,然后走近手术台,我能感觉到针头刺进血管里产生的痛,这是最后一次了。"谢谢你…"我抓住他的衣角。"什么?"他侧耳俯下来靠近,"我说谢谢你"。麻醉开始渗透身体的每个角落,我的视线开始模糊,如果死亡能够成为一场价格不菲的交易,那也足够了。